一片幽暗的世界中。

裁缝正在煮茶。

“算一算时间,紫霄台一战应该已落幕了。”

裁缝忽地一声长叹,“可惜,观主一死,徒让我生出几分寂寥,毕竟,和他斗了这么多年,一想到自此以后,就再见不到他,着实令人慨然。”

一侧,一个老奴低声道:“主上,若您以后想观主了,大可以前往他的坟头凭吊。”

裁缝一怔,不禁问道:“为观主准备的棺椁可准备好了?”

老奴连忙道:“早已准备妥当,除了棺椁,还有墓碑、蜡烛、纸钱、祭品。就差主上帮其找个风水宝地,修坟立碑。”

“我看那早已被毁掉的琳琅秘境就合适,毕竟,那是观主的故乡,落叶归根。”

裁缝轻语道。

老奴感慨道:“若观主泉下有知,定会感念主上的拳拳之心。”

裁缝呵地一声笑起来,道:“天冷了,到时候我亲自去帮他多盖点土。”

说着,他倒了一杯滚烫香醇的热茶,举到唇边,正要饮下时。

一道惊慌急促的声音响起:“主上,不好了!”

一个扈从匆匆而来。

裁缝眼皮一跳,道:“什么不好了?难道是那些太古道统的老家伙为了瓜分轮回奥秘打起来了?”

“不……不是。”

扈从战战兢兢道,“是……是观主赢了!”

啪!

裁缝指尖颤抖,举到嘴边的茶杯落地,摔得粉碎。

滚烫的茶水撒了一身,他犹不自觉般,神色一阵明灭不定,似灵魂出窍了一般。

那老奴惊怒,厉声道:“究竟怎么回事,快详细说来!”

扈从不敢怠慢,一一道来。

压抑死寂的氛围中,只有扈从那带着颤抖的声音在不断响起。

听罢,老奴如遭雷击,彻底傻眼了。

之前,他还在和主上笑谈观主死后的事宜,还打算为其修坟立碑,烧纸凭吊,。

可转眼间,噩耗便传来,紫霄台一战,观主竟大获全胜!

这打脸的速度也太快了!

裁缝一直在沉默。

一语不发。

可任谁都看出,这位一直行走在黑暗幕后的巨头,彻底失态了!

他神色明灭,额头青筋若隐若现,似在极力控制内心的情绪。

直至许久,他忽地自嘲一笑,叹道:“这都杀不死那家伙,着实让我意难平!”

说到最后,他声音已带上难掩的恨意。

深呼吸一口气,那老奴言之凿凿道:“主上息怒,经此一战,观主或许出尽风头,可也等于把那些大势力彻底得罪惨了,他日必会遭受清算!”

“清算?”

裁缝摇头道,“这一次没能杀死观主,以后要杀死他,可不容易了。”

说着,他长身而起,一脚踹翻烹茶的火炉,声音低沉道:“我有预感,观主那家伙,接下来肯定会先跟我进行清算!”

老奴心中咯噔一声,道:“主上,我们过往岁月中一直藏身于暗中,观主哪怕要报复,怕也很难找到咱们的踪迹。”

话虽这般说,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。

裁缝沉默片刻,道:“从现在起,斩断一切和外界的联系!一些无足轻重的棋子,丢了便丢了。”

“是!”

老奴肃然领命。

“明天天亮之前,把分布此界的力量全部收回,一起跟我前往‘神隐之地’!”

裁缝说着,长吐一口浊气,“只要能躲过这半年,等那些太古道统中的举霞境老古董皆可以行走世间时,我再来和他观主掰掰手腕!”

说罢,他眸子中已尽是森然的戾气。

……

飞仙禁区。

那一座仙雾缭绕的灵秀岛屿上。

“他……竟然赢了……”

女扮男装的莫清愁不禁愣住。

她已从黎钟口中得知紫霄台一战的消息,了解到苏奕是如何一人一剑,斩杀言道临等四人的战绩。

也了解到,那上百位羽化修士,是如何全军覆没的详细细节。

这一切,让她也有一种做梦的感觉。

洞宇境界王而已,真有如此拥有如此逆天的战力?

“若非红云仙子插手,老朽自有机会卖苏奕一个人情,可惜,偏偏红云真人来了。”

黎钟喟叹。

“这么说,这苏奕如今已经落入红云的手中?”

莫清愁蹙眉,似感到很棘手。

“应当如此。”

黎钟点头道。

红云仙子再强大,来历再神秘,可如今的她终归也是逝灵之体,需要轮回的力量才能打碎身上的诅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