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牧。

苏奕的第七世,天生剑修。

观主眼中万千年难得一见的上苍宠儿。

十五岁时,顿悟十天十夜,一举证道皇境。

十七岁,历经生死玄关,破境而入界王境。

二十三岁,问鼎洞宇境,剑镇登天之路!

短短二十三载,仅凭自身的悟性和天赋,便傲立界王境之巅!

这让观主也曾感慨和羡慕,认为论悟性和天赋,逊色沈牧一截。

可在二十三岁的时候,沈牧就被一个女人毁掉道心,就此殒命。

此时,看着这衣冠胜雪,俊逸出尘的沈牧,苏奕都不禁在想,那雪琉仙子该有多大的魅力,才让沈牧痴狂到心境崩碎而亡?

着实离谱。

沈牧敏锐察觉到,苏奕的态度很冷淡,不禁歉然道:“之前,我并不清楚你的处境,所以……”

苏奕打断道:“无须解释,你我本就是一人,无非是前世和今生的关系。”

沈牧怔了怔,点头道:“也对,不过……你和我不一样,肯定不会再像我这般短命。”

他眉梢间,泛起一抹黯然。

苏奕道:“我曾见过那雪琉仙子的一缕神魂分身。”

说着,他指尖一挑,一缕记忆烙印从识海中涌现,映现出曾发生在乌鸦岭深处那一座仙殿内的景象。

当时,雪琉仙子的神魂寄身在天祈身上,试图勾起苏奕神魂中属于沈牧的记忆,一举毁了苏奕。

那一幕幕画面,此时在沈牧眼前一一重现。

“沈牧,我就知道,你不会忘记的。”

画面中,雪琉仙子声音轻柔,“这块凡铁所铸的长命锁,是你身上最宝贵的物品,而在当年,你把它交给了我,并且发誓说,要用尽一生守护在我身边,不离不弃……”

说到最后,她幽然一叹,“那份情谊,可要比这块长命锁珍贵太多了……”

“当年,我就已经跟你坦言,我六欲魔门的弟子,要以情入道,以无情证道,所选择的道侣越强大,斩断青丝时,所掌控的大道力量就越强大。”

“我也告诉过你,在我爱上你时,可以不顾一切,可当你对我深陷不可自拔的时候,便是我斩断情丝之日,最好是亲手杀死你,如此,便可修得无上道业。”

“这就是我的大道,如此一来,以后在我道途上,便再不会受到任何心魔影响,心无外物,太上忘情,试问,这道途上还有什么凶险厄难能阻挡我?”

“可你这傻子,在得知这一切后,却说甘愿牺牲自身,成全我的大道……”

苏奕注意到,沈牧浑身震颤,双手悄然握紧,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般,失魂落魄,怔怔不语。

砰!

苏奕袖袍一挥,那化作光幕的记忆烙印就此消散。

而沈牧似如梦初醒般,猛地清醒过来,只是神色却愈发黯然起来。

“她说,你当初甘愿牺牲自己,成全他的大道,这是真的?”

苏奕问。

沈牧点了点头,道:“的确如此。”

苏奕:“……”

沉默片刻,苏奕问道:“现在可后悔?”

沈牧不假思索摇头,“我曾立誓,可以为她而死,生前不曾后悔,现在也不会后悔。”

苏奕:“……”

这一瞬,他

都有想暴揍这家伙一顿的冲动!

都被利用到这等地步,还不后悔?

沈牧自嘲一笑,道:“我知道,这让人无法理解,当年,不知多少人嘲笑我滑稽、愚蠢、不可理喻,可我从不在意。”

“就像我求道于剑,必至诚至真。故而,才能在短短二十三年,便取得他人无法企及的大道成就。”

“我对雪琉的感情,同样如此,至诚至真,无所保留。”

“于你们眼中,我为她而死,就是个窝囊废,可于我眼中,那是我最爱的女人,为其死,何足道哉?”

沈牧说到这,却一声长叹,歉然道,“我本以为,一死便可,却没想到,这件事会波及到你身上。”

不等苏奕开口,他已神色平静道:“不过你放心,在你融合我的道业力量时,我会抹去自身的情感和记忆,只留下最为纯粹的大道经历,如此,便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来自我的影响。”

声音决然。

直至此刻,苏奕才对沈牧的态度稍稍改观,道:“你的过往,我没资格指责和评判。”

“但,你我本就是一人,既然你生前的因果,都已针对我而来,我怎可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?”

说到这,苏奕声音中已带上一抹冷意。

那来自魔之纪元的雪琉仙子,不止曾和老裁缝一起联手进行布局,欲在乌鸦岭深处坑杀自己。

更是选择倾绾为棋子,带给自己一场因果!

这样的仇怨,苏奕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就此罢手!

“道友这是想做什么?”

沈牧问道。

苏奕淡然道:“很简单,无须你抹除自身情感和记忆,待我融合你的道业力量,彻底去和那名叫雪琉的女人做一个了断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