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溜溜的应声。

“好,妈你好好休息吧,我先回去了...”

说完便恭敬的退了出去,但一关上休息室的门,他就变了脸色啐了一口骂道:“就知道欺负我!都半截入土的人了,惦记的还不少!从来就没见她对大哥二哥这样!”

楚清河气冲冲的离开,没走出多远就看到在走廊等着她的宋歌。

“清河,妈跟你说什么了?你跟她提转让股份的事了么?”

他们虽然手头有点钱,但禁不住两人出去大肆挥霍。

宋歌出门不是名牌店不进,不是奢侈品不买。

偏偏相貌姣好,一张嘴又会说。

很快把楚清河哄的晕头转向,就这么心甘情愿的买单。

但楚清河的钱可不是他自己赚的。

龙辰给的卡花的差不多了,就开始偷家里的古董去典当。

但楚老太太也对家里那些珍贵物件眼馋了很久,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动作,叫过去连吼带骂的教训了一顿,给了点零花钱就把俩人赶出了门。

俩人到最近,可以说是瓢干碗净,兜里没有几个大子。

宋歌连喜欢的首饰化妆品,都买不了。

这她怎么受得了。

楚清河体型清瘦,这些年也没受过什么大罪,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。

保养的也算得当,但站在宋歌旁边却依然仿佛是父辈一样。

跟着他,宋歌可不是为了什么狗屁爱情。

说到底一是斗气,二是图财,三自然也是盯上了楚家的生意。

她是个聪明人,很清楚楚婉柔手中握着的到底价值多少。

尤其在看到楚老太太手里攥着的东西,她更是坚定了要坐稳楚夫人位置的想法。

玄天砂这种东西,几乎是个包治百病的神药,未来的市场潜力,可以说是大到夸张。

楚家这帮鼠目寸光的人看不出,她看得出。

所以这放着着蜜月不过了也要赶回来,就是为了跟楚老太太提股份的事。

如今楚山之定居国外不问世事,那个素未谋面的二哥也不知所踪,楚家靠的上的也就只有楚清河一个了。

楚老太太到底是个女人,还是一把年纪了,说不定哪天闭上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。

这股份和钱要是不提前攥在手里,以后继承还要收百分之二十的税。

这跟从她自己兜里掏钱有什么区别。

所以这个枕边风必须吹,还必须吹成功!

但显然事不如人意。

楚老太太别说给他们分股份了,甚至惦记上了他该得的东西。

楚清河叹了一口气,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。

“还要股份呢,妈压根就没让我开那个口,不仅这样,她…她…还让我给她钱!”

“啊?开什么玩笑,我们哪有钱?”

宋歌十分失落,十分疑惑。

她知道楚清河没什么本事,但没想到居然股份没要来,还说什么要给别人钱。

“我们是没有啊!我的好女婿好女儿有啊!这个老狐狸,我就知道她没安好心!”

“啊?你是说…车?”

“没错,让我去找龙辰要车,去孝敬她。根本就扯淡,她一把年纪了,也不看看自己还能活几天,什么都想要!”

“凭什么啊。那车就算孝敬也该孝敬我们啊!”

宋歌突然拔高声音,吓了楚清河一跳。

“小点声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