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域边疆上的百姓,常年忍受着域外夷族的欺压和碾杀,千百年累积下来的血海深仇,让村民早已经摒弃了对这些野蛮子的同情!

大雪龙骑军和镇疆城,横压北域,铸成了天堑鸿沟。

可挡得住百族大军,却难以挡住这些猥琐如过街老鼠的野蛮子。

如果村子里不是有陈东这个外来客,今夜村子的下场,在场谁都再清楚不过!

“赌,赌对了……”

狗娃子激动地握紧了拳头,眼中精芒闪烁:“奶奶,咱们村子有救了!”

老妪嘴唇颤抖了下,欲言又止。

这时,阿狼拖着受伤身躯,走了过来,担忧的打量了一眼老妪和阿狗。

确认母亲和儿子没事后,他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回头望着化身死神收割野蛮子性命的陈东,却相较于其他村民,更多了几分平静。

他亲眼目睹过这个将死之人,是怎样起死回生的!

再看眼前的一切,仿佛都变得理所应当了!

惨叫声、惊恐声,越发衰弱。

不过两三分钟,这一方天地,便安静了下来。

空气中的血腥味,浓郁得让人作呕。

地面的积雪,早已经被滚烫的鲜血融化,在火光照耀下,印出刺目殷红。

不远处,几栋茅草房还在燃烧着熊熊大火。

尸体凌乱的躺在地上,但更多的却是野蛮子的尸体。

本来村民们和野蛮子的战力不在一个等级上,最初厮杀的时候,村民们的伤亡程度远超野蛮子。

可随着陈东入场,局面彻底逆转!

村民们簇拥在一起,目睹着地上亲人的尸体,悲戚情绪弥散开来。

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

直到一阵缓慢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才将众人从悲恸中拉了出来。

众人纷纷循声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。

火光照亮下。

陈东身形略显佝偻,右手拎着柴刀,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。

鲜血染红了他全身,迈步前行间,不断的滴淌而下,右手中的柴刀,鲜血更是连成一条线朝地上流淌落下。

浑身浴血,如鬼似修罗!

这一幕,深深地刻在了每个人的记忆中。

然而。

不等众人迎上去。

迈步朝众人走来的陈东,忽然嘴角翘起,露出了阴森狰狞的笑容,口鼻中发出“嗬”的一声。

同时,右手缓缓地,举起了手中被鲜血染红的柴刀!

这……

众人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,一股难以言喻的大恐惧,轰然降临。

更有甚者,随着陈东举刀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孩子……你要干嘛?”

老妪神色凛然,颤巍巍的上前,同时凄声呵斥道。

阿狼和狗娃子两父子想要阻拦,却被老妪挣脱开了。

众目睽睽下。

老妪颤巍巍的朝陈东走来。

饱经风霜的脸上,复杂不堪,浑浊的双目,始终凝视着陈东。

距离越来越近。

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陈东刚才的动作,只要不傻,谁都知道意味着什么!

当老妪距离陈东还有两米远的时候,众人就感觉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。

紧张、恐惧、忐忑……

让这一方天地的空气都仿佛凝固,窒息的厉害。

“你,要干嘛?”

老妪脚步微微一顿,再次问道。

陈东与老妪对视着,带着丝丝暗红的双眸,有些迷茫和不解。

和老妪对视着,不知道为什么,那柔和的眸光,就仿佛冬日暖阳,让人格外舒服、平静。

恍惚间。

他脑海中浮现出了白天抵临门前乞食时,老妪的和蔼笑脸。

铛啷啷……

陈东右手一松,染血柴刀掉落地面。

他眼中那不易察觉的暗红色快速退散,眼神再度变得懵懂如孩童,嘴唇嗫喏,发出沙哑的声音。

“饿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