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太妃眸光流转:“你人是不在宫里,可是宫里一直有我们的眼线。发生了什么,还不是一五一十地都能知晓。当初皇后腹中的孩子被人害死了,凶手说是德妃。后来又发现那件事情另有蹊跷,连德妃也差点被人给杀了灭口,整件事情,可是赵轻丹亲自去查的。可谁能想到,在京城地界,宸王府只手遮天的地方,赵轻丹都差点跟着为此丧命。这等波澜壮阔的事情,谁听了不觉得诧异。”

“是啊,也不知是何人有如此手段,能将几位高高在上的主子都给害到那个地步。”

晨太妃冷嗤了一声:“魏雁冰,一定是她!”

嬷嬷不由压低了声音:“娴妃?您如何肯定就是她了,这不是没有根据的事情吗,若有线索,宸王妃早就查了。偏偏所有的线都断开了,所以谁都没能将娴妃娘娘给治罪呀。”

“是没有证据,我对她也没有多余的接触和了解,可是我知道是她。”

晨太妃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:“有时候,人要相信自己的感觉。很多事情不是靠证据来说服的,而是觉得是,它就果真是。你以为宸王妃不怀疑她吗,皇上不怀疑她吗?不,他们都在怀疑,可他们跟本宫不同,他们不能妄下定论,本宫却可以。”

嬷嬷的声音都有些打颤:“那,那您是想……”

“抽个时间,咱们私底下去跟那位娴妃见上一面。或许,她也很愿意跟本宫合作呢。”

嬷嬷却不敢认同:“您也说那位娴妃娘娘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被人盯着,肯定是不敢多做什么的。不然她也不用特意跑到同心庙里去带发修行了,都去了整整一年了,这等付出不就是为了躲避锋芒,不让皇上不喜吗。若您这个时候想跟她合作,就不怕她不愿答应,一口将您回绝了吗?”

“你当她此前做了那么多事情,甘心止步于此吗?她一定比任何人都不甘心,机关算计却竹篮打水一场空,那样的人是绝对不会罢休的,不信就看着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